arcadia & madeleine

高达/银魂银高/反逆白黑/vvv晴艾
欧美圈/不吃超英/TSNME/老版蛛绿/秘密特工美苏/HP/老版故园/Maurice/Napola
港圈/姬姬复基基,影乐两手抓
P社/Dover/普奥/冷战/西葡/欧萝卜大锅炖
历史圈/缘份天定XD
CP可逆,轻微洁癖。
圈地自萌,喜开脑洞。

欧美影单

安娜卡列尼娜、傲慢与偏见、她是龙、玛戈皇后绝代艳后(法+美)、公爵夫人、茜茜公主、卡萨诺瓦、蒂凡尼的早餐、惊情四百年、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波琳家的女孩、叶卡捷琳娜二世、凡尔赛、瑞典女王、窈窕淑女、罗马假日


【历史CP向】记一些梗

我有天下,无忌力也。尔辅政,勿令谗毁者害之。

幸赖君子,以依以恃,引此风云,濯斯尘滓。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生不同衾,死亦同穴。一别廿四,同归首阳。

数日不见,思子为劳,想同之也。

不见蒋陵清秋梦,犹待苏吴复归箫。

【无授翻】故园风雨后▪序章

原文:Brideshead Revisited

默默发上来,算是鞭策自己……原本以为很容易然而短短一段就花了一个晚上。我能把序章翻完就不错了_(:3⌒゙)_默默补上一段,持续更新。

  • 文理不通

  • bug巨多

  • 自娱自乐

  • 用爱发电

      

       当我赶上了山顶上的C连队,便停下步来回望营地,透过大清早的烟灰色迷雾,它的全貌映入我的眼帘。我们在那天离开。我们三个月前进军这里时,还是茫茫白雪,而如今,第一片春叶已经舒展开了。那时候我想着无论前面有多么孤凉的景象等着我们,我也不会害怕哪怕比这更严酷的地方。而今回想起来,这里于我着实不是一件愉快的回忆。

       在这里是我对军队的爱消失殆尽。

       电车轨道在这里终止,从格拉斯高醉醺醺地赶回来的男人们窝在座椅上打盹,直至旅途结束时被叫醒。从车站走回营地的四分之一公里,使他们得以在经过哨所前扣好他们的衬衫,摆正他们的帽子,沿途的路也由混凝土变成了草地。这里是城市的边界,是紧挨的大同小异的住宅区与电影院的尽头和穷乡僻壤的伊始之处。

       这营地也是直到最近才变成草场和田地。那座农舍则仍立于群山之中,被我们用作军委办公处。常春藤仍攀附着曾是果园的墙的一部分,洗衣房后半英亩残缺的古树则从果园中幸存了下来。在军队到来之前,这地方就已被摧毁过了。若不是又有一年的和平时期,农舍,墙壁,苹果树,便统统都不复存在了。横在光秃秃的泥地上的二点五英里的水泥路和一条明渠昭示着这里曾被市政承包商规划成排水系统。又一年的和平将会使这里变成临近郊区。如今我们过冬时住的小屋静待着破坏后的转机。

       讽刺的是,街对面即使在冬日依旧被合抱的树所半遮半掩着的,是一家精神病院。它铁质栅栏和恢弘的大门衬得我们的粗制电线黯然失色。平和的日子里,我们能看到那些疯子,在铺好的砂砾小径和精心打理的草坪上,四处晃荡,又蹦又跳。他们是放弃了无谓挣扎,无忧无虑,放弃责任的快乐的通敌者,是一个进步的世纪毋庸置疑的法定继承人,轻松自适地享受着属于他们的遗产。每当我们走过,那些人常常会透过铁栏喊叫着打招呼“帮我备好一张温暖的床吧,挚友。我不会太久的。”但我的新排长胡珀,嫉妒他们生活的优越。“希特勒会把他们送入集中营的。”他说,“我想我们能从他身上学上那么一两件事。”

       隆冬时节当我们进军这里时,我带的是一队强壮而充满希望的士兵。当我们穿过沼泽地来到这片船坞区时,我们最终要转到中东的消息在这支队伍里流传。但随着时间流逝,我们开始扫雪,准备练兵场地。我目睹他们由失望转向彻底放弃。他们嗅着炸鱼店的香味,竖耳听歌声迷人的女歌手和舞厅乐队那些熟悉的和平时期的曲子。到了休息日,他们便懒洋洋地打量街上的来者,在军官走近时侧身而行,以防敬礼时因自己带着新情人而丢脸。在军委办公处有一堆无足轻重的望能宽宏大量的假条申请。若发生小打小闹,装伤逃差者的呻吟和脸色阴沉,双目灼灼的人的委屈不满便成为当天的开场戏码。